美海军工程师称:南极有外星人

  之前一直有报道说南极有在那里(详情看这里:南极洲秘密未解之谜),也有说有外星人在那里(详情看这里:南极洲发现外星人未解之谜),小编也觉得南极很神秘,毕竟那么大的地方不可能一一去搜索,想想也有可能。不过最近一个美国海军工程师确声称:南极是外星人与人类的合作。

  美国海军飞行工程师看到南极洲银色圆盘及传说中的外星人与人类合作入口

  在机组人员中谈论的话题是在南极有存在着UFO,一些机组人员从在EBE极点工作的科学家们的谈话中听说过,这些科学家与那里空气取样营/大冰洞的科学家一起工作。

  由美国海军飞行工程师确定的

  布莱恩 退役美国海军飞行工程师

  2015年元月30日,新墨西哥的阿尔伯克基-2015年元月2日,我接到一封来自一位美国海军中士飞行工程师的电邮,他让我只称他为“布莱恩”。他奇怪的经历发生在空中,那时他在南极洲执行救援任务。那是1983-1997年间发生的,他看到一些空中银色的圆盘突然出现在横贯南极的山脉中。他和队友也看到冰面上一个大型的洞口,离南极点有5-10英里远(图中粉色部分),那可是个无人飞行区。但在紧急救伤的情况下,他们还是飞越了这个区域,看到简直无法想像的事:一个建在冰面下所谓的人类和外星科学研究的入口。之后在马利伯德地附近的一个营地中,消失了二周的几十位科学家出现了,布莱恩的机组人员得到命令把他们带回来。布莱恩说他们几乎无法说话,他们看起来受到了惊吓。

  随后,布莱恩和他的机组人员在不同的时间接受到一些命令,不允许谈论这件事,并被严厉告知他们什么都没看见。但从没有签订的不准公开的声明。因此在退役后,他决定分享这一消息,因为他知道没有任何人类正在这颗上开展工作。

  UFO标题:南极洲的UFO 时间:2015年元月2日

  你好,琳达:

  我是一名退役的美国海军LC130飞机工程师,从1997年退役后已经20多年了。我很久以来就想写信给你,谈论我去南极的经历,那是一些飞行工具,但我当时却不能公开。这是我在海军生涯中的一部分经历,我在空军中队“南极发展空军中队6或VXE-6”工作。在1983年左右我就服务于它,直到1997年3月退役。作为飞机工程师,我有4000小时的飞行经历,在南极我看到了绝大多数人无法想像的事。那片土地看起来更象外星人的。对该区域的部署开始于每年的9月末,结束于2月底,直到1999年这个中队退役。这段期间是南极的夏季,24小时的白日,很多科学家在温暖的气候中从事研究。

  在中队期间,我飞遍了南极洲的每个区域,包括南极点,我曾经300多次经过那里。麦克默多站离南极站有3.5小时的飞行距离,这是我们中队每年部署的驻扎地。在这二站之间有一座山脉叫泛南极山脉。在严峻而晴朗的天气中,从麦克默多到南极点之间从高海拔地可以看到它,这时的飞行高度大约25000-35000英尺。在往来南极点的一些飞机上,我们的工作人员看到了空中的飞行装置突然从山脉顶部出现,当我们飞到此地,看到它每次几乎都从一个地点进出。从空中降落下去,简直同寻常,因为只有我们中队的飞机在这个大洲飞行,每架飞机也都按照正常的航行时刻表飞行。

  在南极站另一个很独特的是我们的飞机不能到五英里外的某个指定地区。因为那里有个空气取样营地。这对我们来说是说不通的,因为在二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要飞跃这个区域。有一次戴维斯营地要执行紧急医疗运送。就在南极洲的对面,我们不得不在南极点补给燃料,直航到戴维斯营,正在经空气取样站。我们看到的惟一一个情况是在冰面上有一个非常巨大的洞口延伸到冰下,可以让我们LC130中的一款飞机飞进这里面。

  完成这次救伤直升机任务后,军情五处的一些人(我推测是情报机关)告诉我们不要把这个地点告诉他人。在其它时间,当我们靠近“空气取样营”航行时飞机电器失灵,我们立刻被离开此处,并返回麦克默多向中队指挥官报告。毋庸置疑,领航员(机长),机组人员被到南极点完成供给任务,并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其它时间还多次看到这不同寻常的事。

  一个偏远的营地(接近马利伯德),我们曾空降了科学家和仪器,现在和麦克默多已经二周没联系了,我们返回到营地看看科学家们是否还安全。那里没有任何人,连只飞鸟都没有。还在,我们试着呼叫麦克默多,还能用。我们接到命令离开了营地,返回麦克默多。一周后,科学家又在那里出现,呼叫麦克默多过去接人。因为我们曾空投过他们,因此队员们知道那个,他们又飞去了,科学家们没有一个人和我们说话,他们看起来受到了惊吓。

  当我们飞回到麦克默多,科学家们又登上另一架中队的飞机飞往的克赖斯特彻奇。从此后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我们从营地中带回的设备进行了隔离检查,并用轮船运回到美国,同样也是由我们不许透露空气取样营地情况的情报部门护送。我一遍遍回想驾驶VXE-6时看到的情景,在机组人员中谈论的话题是在南极有存在着UFO,一些机组人员从在EBE极点工作的科学家们的谈话中听说过,这些科学家与那里空气取样营/大冰洞的科学家一起工作。

  南极中队6(VXE-6)的标志

  【编者按】南极中队6— VXE-6—是一只美国海军空气检测和评估中队,由加利福尼亚海军站组建,还包括前期的的克赖斯特彻奇、南极洲的麦克默多站。这个中队的任务是为深冻行动和美国南极计划的组成部分提供支持。

  布莱恩拿着美国国旗,站在写着“南极地质极点”的金属牌前

  布莱恩现在59岁,爱荷华大学毕业,获得维修技术副学士学位。1977年,他应征参加美国海军,并服役20年。1997年退役。他提供给Earthfiles DD-214地球文件和其它服务证书,包括南极服务勋章,那是他1984年11月20日获得的。

  

  洛克希勒LC-130F大力神滑雪装备VXE-6,位于南极站的阿蒙森海

  1995年12月一个晴朗的日子,布莱恩和他的C-130机组人员执行任务,从麦克默多飞往南极点。当他们飞越横贯南极的山脉时,在比德莫尔冰川附近,所有人都看到了发光的圆盘突然在山峰间不断快速和停止,但从未穿越冰川。

  布莱恩59岁,退役美国海军中士,飞行工程师,向大家讲述一个集中在1995-1996年间的离奇现象:“我们在离那些山脉上英尺的高度,一开始我们看到有一些银色东西在下面猛冲。”

  我记得我向我的机长和驾驶员说,“那里有什么?”他用对讲机说“那不是我们的飞机,我只能说这些。”

  根据它们的形状和运动,你看到了什么?

  那种运动非常—我不想长话短说,但说来话长。发光的物体,从我们这个海拔看起来是圆形的,它们在三四座山峰间全速冲刺,之后静止了。之后有一二个上升,与它会合,又向另一个方向行进。在横贯南极的山脉中总会看到这些,但却从不会穿越比德莫尔冰川。

  横贯南极的山脉是世界最长的山脉线,从覆盖着的到罗斯海绵延3000英里长,美国的麦克默多南极站和维多利亚地就在罗斯海上。(图片:美国地质勘探局)

  南极洲的比德莫尔冰川,是世界上最大的山脊冰河,有125英里长,5英里宽。

  离布莱恩和他的海军飞行人员看到银色圆盘的地方不远,他们看到这些圆盘在南极山脉的山峰间飞快,但却从不走出比德莫尔冰川,也不接近他们的C-130。

  它们有没有靠近你的飞机?

  没,它们永远在我们下面,永远呆在我们下面。我们收到,除了机组人员外,不许向任何人提起此事。我们只是看,它们不是我们的飞行器。他们告诉我们这是一种,而事实却是“嘿,这些是什么?为什么别人不能知道?”

  南极点附近的冰中有一个巨大的洞口-是外星人和人类合作的实验室?

  我们接到去戴维斯营地的任务。为了到达那里,我们必需要飞过南极点补充燃料,之后才能直达戴维斯营地。我们的任务是要把一架救伤直升机(用于紧急医疗运送)开到那儿。由于有一个工人在锅炉的火源旁受了重伤,我们必须尽快赶到那里,整个行程6小时—3.5小时到南极点,再花3.5小时到达戴维斯营地。

  冰上无人飞行区的巨大空洞(红色X),离南极点(粉色圆点,十字线个多小时的航程到达戴维斯站

  戴维斯是站的最南站,位于珀斯(城市)西南南2250海里,在伊丽莎白公主英格丽 克里斯滕森海岸。我们得知,那里是无人飞行区,其中有一个空气采样站我们不能飞行,因为我们飞机的尾气会污染那里的大气样本,这真可笑,我们飞的这么高!(笑),如果你想取样,你得在地面取。

  无论怎样,我们还得驾着直升机飞行,我们采用的是直线距离,当我们离南极点戴维斯营地还有5-10英里时,告诉我们取消直行,需要偏离一点。有人说“嘿,我们外面的某个地方,有个采样系统,知道么?”

  我们向下看,看到冰上有一个非常非常巨大的洞,象个洞的入口,它太大了,我们可以把C-130直升机开下去。我们被飞离那里。

  继续执行任务,救走那个急诊,返航,再回到南极点补充燃料。当我们再次接近这个空气采样地,又被要偏离现在的航向几英里,之后再恢复正常航线。因此我们在南极补充了燃料,又回到了麦克默多,降落后全体机组人员要向机长办公室报告。

  我们都坐在他的办公室,这个家伙以一种从未见到过的神态走了进来。我只能用“集智慧于一体”的话语来描述他。我们坐下后,他说“好,伙计们,你们看到了这个事,但你们应当没有看见。”

  他说的是那个大而深的洞?

  是的,冰面上巨大的洞口,那恐怕就是空气采样站。我们被告知不能把它讲出去—永远!这个地点属于研究范围外。在你给我的电邮中,你写到了最后,在所有飞行机组人员中在讨论的是,在南极点有一个UFO,一些机组人员从在EBE极点工作的科学家们的谈话中听说过,这些科学家与那里空气取样营/大冰洞的科学家一起工作。

  是的,是的,非常滑稽,你知道,我们被不要正式地在我们当中谈到此事。这些人在飞行后到了一个俱乐部,我们喝了一些啤酒,开始说话,比如“我听说这些科学家在说,南极点有一些家伙正在与一些长相非常怪异的人合作。”当然,他们这样表达为了是不说“外星人”等等这样的话。这个空气取样站其实是一个外星人与科学家的联合,他们就在那里(冰洞里)工作。

  还有关于冰面大洞的新闻么?

  那里的科学家之间的谈话,被一个飞行员偶尔听到,他说“嘿,二个人正在那里说话,他们在说这些科学家会再次回到取样站,与在那里的外星人会晤。”

  在马利伯德地的科学家

  “这就是马利伯德地营地,所有的科学家了2周。

  当我们把他们接回来时,他们看起来好象受到了惊吓”

  在给我的电邮中,你说“这些科学家没有一人与我们机组人员说话,他们看起来受到了惊吓”

  那是个与营地有关的任务,我们要在高原完成。从麦克默多到那里大概有2.5小时的航程,它在某个偏僻的地方。我们把这个团队悬在外面,用齿轮把它们放下去。就是我们运送的这个团队最终没有和麦克默多取得联系。他们(麦克默多)再也没有收到过他们的任何消息—这大概有1-2周。应当偶尔核查一下,他们会告诉麦克默多一切进展顺利。因为我们不能通讯,只能用无线联络。

  之后的二周,这些有再也听不到音讯,我们又回到那里寻找他们的踪迹。好,当我们到达时,什么人了没有。但设备还都在,有几台履带式雪上汽车,但整个科学家的营地都不见了。

  我们在他们的营地用无线电呼叫麦克默多,测试一下这个无线是否能用,我们得到了麦克默多清晰的。当我们起飞重回麦克默多时,我们环绕营地转了15英里,看下能否在空中看到它们,或者找到任何踪迹或他们离去的线索。看一无所获!因此我们回到了麦克默多。

  一周后,非常惊奇,这些科学家回到了营地,他们通过说“好,我们回来了,来接我们吧。”我们去接他们,把所有东西都装潢了飞机,也拉上了他们。我们让他们上飞机,他们都坐在后头。作为飞机的工程师,当我们稳定后,我走到后面看一下情况,这些人的脸看起来都非常的(笑)--他们看起来好象都受了惊吓。

  我问,“这些人去哪儿了?”

  他说“我不知道,我无法让他们说话。他们只是坐在那儿。”有几人双目无神。他给他们提供食品,但没有人有反应。

  因此,我们回到麦克默多,把他们的装备卸下。每个乘客都独自自己国家科学的小屋和科学支持区等。他们的露营物资,我们要把它放在大的雪橇上,再用拖拉机拉回麦克默多。他们的营地设备放在单独的屋内,没有允许不准接近。因此,它们都是孤立的。“好,这就是它的怪异之处。为什么这些东西要被隔离?”

  可能有一周后,我们发现,每个营地的人都在说-所有的平头百姓,因为科学家们也是,很多协助的人也是。军队,我们的空军中队,他们(平民)也都在谈论一件事,你可以听到大家说“啊,那些人回克赖斯特彻奇了。”

  【编者按:克赖斯特彻奇是南岛最大的城市,人口国家第三,位于南下至南岛东海岸的三分之一处。】

  没有人说任何事,所有怪异的事件还在持续。他们甚至为这些受惊的科学家们准备了专机。我们飞机中的一架—的乘客就是他们。没有设备,只有他们的随身行李和救生设备,每个人都穿着,他们被送回克赖斯特彻奇。

  所有他们的设备都由中队打包存放在隔离区,之后都被放到另一架飞机上—没有别的货物—送到克赖斯特彻奇。那是我们听到的有关它的最后的事了。

  关于这些科学家没有别的可谈的了?

  对我来说没了。我是说,我们的人员没有再听到任何事。

  那里有多少人?

  至少10个,可能有15个(受惊的科学家)

  都是男性?

  不,至少还有一位女士,也可能是二人。

  我理解的是否正确,每个你们运送往来南极洲的科学小组,他们是否知道要与外星生物实体在这个冰洞中一起工作?

  我确信这是有区别的。只有一些秘密科学小组确实做着这样的工作,则没有参与,也没有到达过这一区域。那些到的情况是,有一些极点的合作装置,没有必要放在南极点上,而是放在了南极附近,指挥着一些项目。

  在外星生物实体和人类科学家之间?

  是的,每个人都在猜测,就象“伙计,这些人看到了什么?为何要去那儿两周,而且没有人知道他们要去哪里。”

  这就象“这些人看起来被吓坏了”,他们只想逃离那儿。

  他们真的在那里了两周?

  是的,就象“我们要去那里几周,把几具尸体带回来?或者我们在做什么?”但它却被巧妙地掩饰了。

  这会让你惊奇,就象好了,我们的和其它国家的在做什么?我们不得而知那里和外星访客在做着什么?有没有可能那还在继续?

  请参见电影《X档案》中有关理查德 伯德的南极探险,以及二战中美国的OSS,英国的MI5、MI6,在南极标示的领土“Neu Schabenland”,那里冰下隐藏着外星飞碟技术的。

  如果有人有更多南极的UFO和外星生命实体的信息,请联系 .

原文标题:美海军工程师称:南极有外星人 网址:http://www.caibai.net.cn/UFOwaixingren/2021/0218/2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