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服

  吴女士是一位旗袍爱好者。

  她收集了上千件旗袍,各种年代,各种款式,各种花色的。

  其中最美的,当属我眼前这件。

  我是陪朋友明珠来挑喜服的。吴女士除了收藏旗袍,还经营着帝都最大的一家旗袍店。

  可惜明珠在看遍了店里的款式后,没有一件能入她的法眼。

  因为朋友的身份特殊,吴女士不敢怠慢,便将我们领到了店面后,她的私人收藏室。

  明珠将藏品一一过目,眉头紧锁,直到看见眼前这件,眉头才舒展开来。

  这件旗袍是正红色,绣工精致,剪裁完美,款式独特。连我都看出来这件比之前看过的所有旗袍都好很多。

  就是它了!明珠兴奋的说,拿起这件旗袍在身上比划,爱不释手……

  这……吴女士的眉毛拧成了川字。

  怎么?吴老板舍不得?朋友不悦地问。

  不不不!吴女士忙摆摆手说,不是我舍不得,而是这件旗袍有点诡异……

  朋友嗤笑一声说,哪里诡异了?

  吴女士说,这故事说来话长了,您二位如果有空,不如移步到贵宾室,我让人泡壶好茶,我们边喝茶边聊。

  我喜欢听故事,所以不反对,而明珠对这件旗袍的来历也十分好奇。

  于是在这天下午,我们便从吴女士口中,听到了一个离奇的故事。

  旗袍是从满族人的传统服饰旗装演变而来,而这个故事的主角,正是一个满族的格格。

  这位满族格格叫艾兰珠,名字的寓意是黄金之女,是和亲王的幺女。

  从名字便可看出和亲王对她的宠爱,从小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在艾兰珠十四岁这年,她跟着母亲到帝都的去上香,走到门口,看见一丰神俊朗的僧人。

  尽管穿着朴素的僧袍,也没法掩饰僧人身上的光彩。艾兰珠这位情窦初开的少女,对这位僧人一见倾心。

  然而还没来得及上前搭讪,那僧人已进了。

  艾兰珠赶紧追了进去,左看右看,却没有了他的身影。

  那天她寻遍了,却再也没有找到那个让她动心的僧人。

  回家后,艾兰珠茶不思饭不想,整天郁郁寡欢,很快清瘦下来。

  连和亲王都看出她不对头,追问之下,艾兰珠便将自己倾心于僧人的事情说了出来。

  和亲王爱女心切,立即按照艾兰珠的描述,着人画了像,派人去寻人。

  这次还真找着那僧人了,但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僧人以自己一心向佛为由,了艾兰珠的求爱。

  和亲王大怒,自己捧在掌心的女儿,能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凭什么?

  于是便用了一些手段,僧人还俗,娶了艾兰珠。

  这件旗袍,正是艾兰珠的嫁衣。

  说到这里,吴女士悠悠的叹了口气。

  那后来呢?明珠追问。

  吴女士继续讲道,那僧人也是性格极执拗,竟然在同之夜,悬梁自尽了。

  啊!明珠惊呼出声。

  悲剧还没有结束,僧人死后,不甘心的艾兰珠也在几日后穿着嫁衣割脉自尽了,鲜血浸透了嫁衣,并且,她在死前发下,要与那僧人纠缠。

  艾兰珠的母亲伤心欲绝,在她死后,留下了那件染血的嫁衣,想做个念想。谁知道在某天,旗袍却不翼而飞,寻遍王府也没有找到。

  她以为是府里的下人手脚不干净偷走了,将那些个下人挨个了一遍,也没问出个结果,有几个身子薄的丫头,还因此丧了命。

  然而无论怎样,都没找到那件旗袍,最后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二十九年后,这件旗袍,出现在了帝都的一个成衣店,那时候王府已经没落,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件衣服的来历,它就被当做普通的衣服,挂在店里出售。

  血迹,当然早就被清理干净。

  虽然是二手衣,但因为实在精致美丽,很快便被人买走。

  买走这件衣服的女子,也是想将它作为婚嫁当日的喜服,悲剧再次上演,就在她穿上这件旗袍的婚礼当天,新娘莫名其妙吊死在了洞里。

  诡异的是,这件旗袍再次不翼而飞。而二十九年后,它再次出现,巧合的是,买走它的女子,同样……

  吴女士说完,静静的看着明珠,眼神带着,似乎在说,你还想要它吗?

  明珠愣了一会儿,哈哈笑起来,说吴老板,你是怕我夺爱,所以编了这么一个故事来我吧?

  吴女士摇摇头说,明珠小姐,我只是把我知道的告诉你,决定权在你。

  明珠一甩头说,有人给我算过命,说我的命格硬,外道都近不了身,我就不信我还镇不住一件衣服。

  再说了,不是有大碗子在吗?怕什么。我就要这件了,麻烦吴老板帮我包起来吧。

  吴女士见明珠执意要这件,也没再多说,将衣服交给店员拿去打包。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等衣服打包好后,就带着旗袍离开了店里。

  在车上,我有点担心的对明珠说,我感觉吴老板不像在你,年头长的东西,确实容易沾染,不如把这件衣服先放我这里,我帮你瞧瞧。

  明珠一向信任我,便同意了。

  到家,我把旗袍铺在客厅里,仔细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异样,便去睡觉了。

  我没有看到的是,午夜时分,旗袍散发出荧荧。

  明珠婚礼前,我将旗袍给她送了过去。告诉她没有发现异常情况。明珠嗤笑一声说,我就知道是吴老板装神弄鬼。

  我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也不是无所不能的。为了安全,我在旗袍领口这里绣了一个,但愿是我多虑了吧。

  我翻开旗袍领子,指给明珠看。

  明珠摸着那个符,笑嘻嘻的说,没想到你还会刺绣。别说这图案我还挺喜欢的。

  然而,婚礼那天,意外还是发生了。

  明珠的未婚夫董宁,在看到穿着红旗袍的明珠后,发了疯。

  他指着明珠,像看到一个,眼中全是惊惧,喃喃说道:“是你,是你……”然后把婚礼现场搅和得一塌糊涂后,冲出了宴会厅。

  他仿佛附体,力大无穷,几个人都没有拽住他,眼睁睁的看着他跳入车流中,被飞驰过来的轿车撞出几米远。

  董宁被送到医院,抢救后直接进了ICU,医生说能不能醒过来就得看天意了。

  明珠的眼睛都哭肿了,她终于相信那件旗袍有问题,觉得是自己的任性害了董宁。

  我只能安慰她,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最重要是把董宁救回来。

  我告诉明珠,我看到董宁三魂七魄已经散了。现在只有一魂一魄还留在里。要让董宁醒过来,除非将他另外的魂魄找到,弄回去。

  明珠一听还有希望,让我赶紧想办法。

  我说,办法也不是没有,还好我之前刚好得到一个鬼笛,这东西用来叫魂很好用,本来是准备给另外一个朋友用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等到晚上子时,我和明珠先去了发生车祸的现场,我掏出鬼笛,了几句咒语后,笛身上的愈发明显起来。

  一曲招魂曲吹完,董宁的魂魄却没有出现。看来不在这里了。

  按理说,一般魂魄离体之后,并不会乱跑,要么留在死亡现场,要么跟在旁边,要么会去他生前最喜欢的地方。

  那几天,我和明珠将这些个地方找遍了,也没找到董宁的魂儿。

  明珠郁闷地问,出个车祸而已,不至于魂飞魄散吧?

  我说,不可能,如果是魂飞魄散,那他身体里的一魂一魄不可能单独留下。这事儿有点蹊跷。

  我忽然想到什么,问她,那件旗袍你放哪里了?

  明珠说,放家了,我恨死那件衣服了,昨天刚拿剪子给它剪了。

  我说赶紧回家看看。

  我和明珠开车回家,一上明珠很担心,说她昨天晚上将旗袍剪掉之后,就扔进垃圾桶了,不知道会不会已经被家里的佣人倒掉了。

  等我们到家一看,那旗袍不但没有被倒掉,也没有像明珠说的那样,被剪得稀烂,而是好端端的,挂在明珠的衣橱里。

  真的见鬼了,明珠脸色煞白说,我明明……

  我抬手打断她说,这件衣服不能放在你这里了……

  “好好好,拿走拿走!”明珠赶紧说。

  我将那件旗袍,暂时带回了家。可是对着它,却也一筹莫展。

  第二天一早,我给三姨打了个电话,将这件事给她说了。

  三姨说,还好你在衣服上绣了,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现在你按我说的去做。

  你找两只九斤重的公鸡,记住,一定要九斤,不能多也不能少。放出一盆鸡血,在盆边插九支香,将旗袍泡在里面三个时辰,然后看看有什么反应。

  我问,这是为何?

  “哎呀,你就照做就行了。对了,别忘了把那串佛珠戴上。”三姨道。

  公鸡血驱邪,莫非三姨是让我将旗袍上的逼出来?

  放下电话,我就让助手小丁去市场买鸡了。

  小丁的效率很高,我一个猪蹄子还没啃完,他就回来了。

  我按三姨吩咐的,做了个小。

  将鸡血盆和香安置在中间后,便将旗袍放了进去。

  我一边看韩剧,一边等着,泡了大概一个时辰后,盆子里有了反应,那鸡血开始咕嘟咕嘟冒泡泡。

  我忙开了天眼,果然看见一个怨气极重的厉鬼挣扎着从旗袍里飘出来。它手里还抓着一个魂,竟然是董宁。

  这只鬼煞气极重,引得我手腕上的佛珠都有了反应。我可不想跟他硬拼。

  我耐心劝道,你赶紧放了他,不要再了。

  厉鬼从旗袍里完全后,幻化成一个女人的形象。

  我问他,为何不放下执念,去,何必要被恨意?

  他眼神复杂,摇头说,已经造下,也是,她欠我的,就该还我。

  我看着他赤红的双眸说,放下,立地成佛,你难道忘了?我知道,你已经了八个生魂,再有一个,你就会化为半鬼半魔的,即使能跳出六道,那真的是你愿意的吗?

  说完,我也不待他回答,径直坐下,开始诵念。

  他想过来,却始终冲不出三炷香的范围,等三个时辰快到的时候,我停下诵经,问他,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主动放了董宁,我便助你,怎么样?还有啊,我知道你不是艾兰珠,不用演了,你是那个上吊的!

  他听我说完这句话,大惊失色。吓得后退几步,抓着董宁的手也松开了。我瞅准机会,将董宁拉了出来。

  我说,虽然你伪装的极好,只可惜,我早已察觉出,董宁才是真正的艾兰珠,而跟他有宿怨的,也就是你了。

  厉鬼颓然道,没错,我一心向佛,甚至不惜自己的性命,待我却如此不公,就因为我是的,死后无人祭拜,便要让我坠入道。而她,同样是,却因为有人,能。

  我说,一切都是命,亏你还是出家人,不懂三世吗?你在与艾兰珠相遇的前一世,你们本就是夫妻,但你负了她,那一世本来就该去还她的,结果你又了。罚你去道,你还不服,利用艾明珠的嫁衣,导致现在。

  厉鬼半信半疑问:“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笑道:“我说得没错吧?相信在艾兰珠这几世中,你已经知晓了,可为何还要继续呢?遇见我,算你幸运,给你两个选择,一,,二,!”

  最后,还是选择了。呵呵,厉鬼也啊。

  董宁,奥不,艾兰珠彻底了断了与他的纠葛。我抹去了他这段记忆,将他的魂魄送回身体。

  半年后,董宁和明珠重新了婚礼。

  第二年,明珠生下一个男孩,奇怪的是,这孩子出生后一根头发都没有。明珠郁闷的问我,你说这孩子上辈子是不是个呀?这要一直长不出头发可咋办?

  我递给她一个小瓶,说,拿这个给他抹抹,一天抹三遍,长出又黑又密的头发。

  明珠开心的接过去问,这是什么宝贝呀大碗子?

  我神秘的一笑,说,生姜水,他干妈我昨天晚上熬夜给他榨的哟!

原文标题:凶服 网址:http://www.caibai.net.cn/guigushi/2021/0213/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