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的爱情传说

  美丽优雅的水城@市每天来来往往许多游客,摆脱了大城市的喧嚣,人们静静地呼吸着略带咸味的空气,感得的身体放松,细细的品味着生活。

  @市已有百年历史,猫儿胡同那条水街开满了杂七杂八的,也传颂着许多或感人,或离奇的故事。

  悦君居是本地有名的客栈(旅馆),传说当年的第3代传人张辅仁有个美丽的女儿灵凤,唱如同百灵鸟儿一般儿,每天她都划着自家的小船到不愿的市集采购一些生活琐碎杂品,沿途心血来潮,不住唱那么几嗓子,鱼闻随之起舞,大人小孩全都放下活计倾听她美妙的声。

  喜欢她的青年才俊踏破提亲的门槛,可她心里早已有了人。这个人是谁?本地保安队长李仁厚家二公子 ,说起,那可是全水城女人的白马,不仅人长得帅还行侠仗义,在父亲手下任职,全水城的小偷盗贼都怕他。

  他还有哥哥李文和灵凤从小一起长大,哥哥李文暗恋灵凤多年,而却把灵凤当自己亲生妹妹看待,他喜欢裁缝铺王老贵家的野女孩啊楠,提起这个啊楠,全水城的人那叫一个头痛,半点女孩样没有,家里靠针线活起家,可她连针都不会拿,最拿手的是,只要她一出手,别人就别想捞厚的了。出了名的好水性,出了名的骂街花魁。灵凤对的爱慕李文早就看出来了,从小他就看弟弟不顺眼,的母亲柳琴当年是玉兰舫头一才女,说是才女其实就一个弹曲儿卖场的,称卖艺不,父亲当年喝花酒时看上了她,为此冷落了自己的母亲秦玉,那时自己刚刚2岁,半年怀6甲的柳琴被纳了妾,母亲气的当晚喝药了,为此父亲痛苦不堪,对他总是百依百顺,没想的是,柳琴分娩时难产,剩下后也撒手人寰。

  李仁厚自叹命克桃花,从此不再娶妻纳妾 ,转眼间20余年过去了,李文对父亲的被时间淡化,可是他绝不会放过柳琴那个狐狸精留下的孽种,自从母亲死后,他只见过妈妈的画像,每晚每晚,他都画像中的女人抱着她痛苦,女人七窍流血,告诉他一定要替自己复仇。连他心爱的女人,也被狐狸精的孽子住,他知道灵凤早晚是自己的,因为自己有父亲这张牌。

  灵凤终于等来李家的提亲,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提亲的人不是而是李文,她让爹爹婉拒了媒人,她决定丢开女人的羞涩去找坦白,她差丫鬟拿来纸笔,写下情诗一首,告诉丫鬟送给自己的心上人。灵凤以为一定碍于兄长之故,难以启齿,只要自己戳破这层窗户纸,就是离家私奔再所不辞。

  正和阿楠在包子铺吃包子,俩人已经吃了3大盘了,阿楠说今天这块大洋我赢定了,吃的满嘴流油,:“吃完再说。老板再加2盘!你答应我的,输了你就嫁给我。阿楠说三句两胜,我打鸟不如你,可你抓鱼不如我啊!今天我赢定了。

  趁啊楠不注意,将自己盘里的包子掰阿楠盘里五个,很快吃完了自己盘里的五个:老板,再加一盘。—你吃这么快啊?怎么自己越吃越多呢?实在撑得不行了,终于在叫道第六盘后认输。其实嫁给他挺好的。

  俩人约定好三天后去他家提亲,作为自己比赛的励,狠狠滴亲了阿楠一口。收到灵凤的信让大大的吃了一惊,他知道哥哥提亲被灵凤后很伤心,更不知道灵凤对自己有这么深的感情。他撕了信件,反正自己就要成亲了,只要自己结婚灵凤就会,就会接受哥哥了。

  灵凤惴惴的等待的回信,没想到十天后却传来大婚的消息。灵凤悲痛欲绝,一身红色嫁衣喝药自尽。从此那件屋子经常闹鬼,深更半夜传出哀怨的曲子,如同百灵鸟一般。。。

  阿楠在生下孩子李臻时,大出血死亡,听说临死前一直大呼有鬼,双目暴突而亡。几十年过去了,李家的后代子孙仍被这个深深困扰。。。

  悦君居的店主张心德,看了眼明星女儿张嗳发的emil开心的不得了,女儿唱比赛获了,“爸,最近还好吧?” 收起

原文标题:水城的爱情传说 网址:http://www.caibai.net.cn/guigushi/2021/0216/1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