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

  廖女士,您看这子多好,子坐北朝南,位于楼下200米就是地铁站,黄金地段……”

  中介热情的给我介绍子子,说的多么多么的好。

  我只是一个外乡来广东的打工妹,听别人说,广东工资高,想多存点钱回家盖子,每月还要寄生活费回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每个月能省多少是多少。                                                                               心还是有疑虑,这么好的子,为什么这么便宜?

  我这么一问,中介的脸色都变了,拉得老长了,不过他很快恢复了过来,笑着说道:“廖女士,你真会说笑,有问题的子,我怎么会介绍给客户呢?您放心吧,主到美国了,他前段时间打电话委托我们帮她把子租出去。”

  中介一边给我聊聊家常,一边说道:“廖女士,听你口音,不像广东人吧?广东人有钱多得很子多得是,又不住人,叫我们中介帮忙租出去,有钱人根本不在乎租金这几个钱,所以就便宜了。”                                                                                我听中介这么一说,我完全信了,在老家就常常听别人说道,广东有钱人多得很,这才放心下来,立马签了二年的合同。                                            廖女士,您的合同请拿好,我接过合同,不经意的看了中介一眼,他露出诡秘的笑意。

  我也没有在意,心想可能是,他把子租出去心里高兴吧,因为他给我推荐的子确实不错,临近地铁口,交通方便。最重要的是价格也便宜,三室一厅,一月才900块钱。这对于我一个外乡来的打工妹来说,是最好的了。

  另外两间,在找人合租,每个月收600块钱,租费不用自己交了,每个月还能多挣200块钱,哈哈…完美                                                            中介把钥匙交给了我,吩咐到,门锁有点难开,开习惯了就好了,就急忙走了,我抓在手钥匙感觉到冰凉冰凉的。

  我来到了小区的物业登记的时候,几个再树树下乘凉聊天的大妈得知我中介带我看的那套子,齐刷刷将目光看着我,别提有多瘆人了。

  我觉得奇怪,又不敢多问,拿了门禁牌后埋头就走。

  在电梯里边,我脑海中一直浮现那些老太太的眼神,突然“叮咚”一声,中断了思绪。

  出了电梯,楼道走廊里空荡荡的,而且很干净,丝毫感觉不到有人生活的气息,

  17楼,408,看着这门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那里怪怪的。

  不知道是否是门锁的缘故,钥匙插入锁眼转动了好久,才终于打开。

  当我把行礼放在玄关地板上的那一刻,我心里感叹自己终于有个落脚的地方了。                       作为暂时的主人,我四处巡视了一翻,得真漂亮,在老家还没住过这么好的子,我终于有落脚的地方啦…我不知觉的,哼起了小曲。

  唯一的问题,就是太暗……                                        忙活了一下午,累得没力气打扫卫生了,明天在打扫吧,晚上就简单的泡了个方便面,倒头就睡为了租这事情跑了一下午,根本没有休息好,这一夜我睡得好沉好沉。                                      早晨,我一大早就起来了,给打了个电话今天请假打扫卫生,我下楼去买早餐,小区门口临街有家早餐店,我打包了一份广东特色、肠粉,回到小区不远处就听到几个老人的谈线的那个凶宅有人住了。”

  “可不是吗,昨天刚搬进来的,还是个外地来打工妹,估计是给中介骗了。”

  我一听这话,就瞬间明白了中介那丝诡秘笑意背后所蕴含的含义。                                                        我继续听着,这几个老人说话。                              还记得那家子的女主人怎么死的不?女主人割腕死的,就死在自家间里,来了,看到满床都是血,都了,尸体上怕满驱虫,那气味,还有一个男了,巨说是因为,男主人搞外遇,经常不回家,一个星期就回那么多一次,女主生恨意,好像是穿着红色衣服,的。

  女主死后,男主人委托正规中介把子卖出去或者租出去。

  好多来买,租的,一听说这是 凶宅都跑了,售了好多年也没售出去。正规中介那肯定得说实话呀,谁愿意住凶宅?听说,男主人,最后找了三流中介,才把子租出去。

  这么多年过去了,好像没听说过那凶宅闹鬼,     不过这外乡来的小姑娘,可真大胆。                    我听完这几个老人说完这些话,心里很不是之味,气中介我,既然都已经租,了合同也签了,退不了租了,老人都说了,没闹过鬼,我还慌什么,而他还不是为了混一口饭吃,把凶宅租给了我。

  “应该没什么事吧,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多鬼。”

  我搬进来这些日子,一切都正常,可是我慢慢的发现有些不对劲。                                                      4月17日,我像往常一样下夜班,刚走出地铁站,突然下起了暴雨,雷声交加,放佛了我回家的。

  离小区也有200多米距离,我用手遮挡头部,尽快的跑回家,糟了出门没关窗台,外面的风吹的窗户框当作响,我闭着眼睛,伸出头,努力想要把窗户拉回来。

  可是强大的风力,放佛要把我整个人吹出窗外。

  诺大的雨点也用力拍打在我脸上,让我感到一阵刺痛,。

  还好窗户拉回来,我刚把头伸回来,就看到一个东西从我头上急坠下来,紧接着只听一声巨响,这才知道,原来是暴风雨导致楼上的花盆掉了下来。

  真是是惊险,我要是慢了半拍,那花盆就砸在我脑袋上了。

  从地铁跑回来,都湿透了,走进了浴室洗澡,大约十多分钟,香喷喷的出来,伸了个懒腰,还是洗澡舒服,湿答答的真难受,

  来到客厅,一道惊人的雷声的打下来。

  闪电好像金线,把整个客厅,这一瞬间,我红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伴随着巨大的雷声,惊声尖叫起来:“啊……”

  我惊慌的看到在客厅半透明的床帘后面有个,身穿红衣服的女人,披头散发,手腕处不停的往下滴血。

  在加上一身红色衣服,刚好遮住了双脚,让我想到了那几个老说的女主人,想到了鬼。

  “鬼啊!”

  我又大叫了一声,因为我看到女主人慢悠悠的朝着我飘过来,慢慢的看清楚了头发下的那张脸恐怖至极的脸。

  一张脸惨白毫无半点血色,一双下陷无神的双眼,根本看不到瞳孔,整个人看起来毫无生气,根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鬼!

  “轰隆!”

  巨大的雷声再次劈下来,这次惊天动地,似乎爆裂了整个时空,让觉得雷声就在她头顶上,放佛自己被雷击中,不免浑身颤抖起来,吓的闭上了双眼,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我几乎吓得要哭了出来,身体在原地一动不动,隔了好久,我慢慢睁开眼睛,发现之前的女鬼不见了。

  我很快打开了电灯,把家里所有的灯全部,打开了,马上跑回间把自己裹了起来,瑟瑟发抖,刚才的一切就跟电影里的鬼片一样。

  可是也清楚的明白,她真的见鬼了,以至于让她觉得整个屋子都弥漫着一股恐怖的气息,似乎还能闻到气息,瞬间一股凉意飘进身体,刺入骨髓,连空气也被诡异冻结了。

  “该死的中介!我一定要他们!”

  第过了7天,我找到了中介,要他们,我租给我凶宅,并且还要退还全部租金费用,中介得意说道。

  “廖小姐,不怕告诉您,我们这家中介无证经营,如果真的什么事,我们大不了一跑了之,再说了,您不也是很缺钱吗,廖小姐,您只不过是外乡来的打工妹而已,大不了,我帮你找个做做法。”

  我为了图便宜,竟然找了一个三流中介,现在没地方去,我又听了中介的话,只能。

  “那好,你一定要帮我搞定。”

  中介得意一笑,这才收声。

  下午,中介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只见身穿黄袍,手拿桃木剑,煞有其事的在客厅和地方撒了一把白米,然后拿着桃木剑不断挥舞,整个屋子到处贴着黄纸。

  大约忙了二个小时,大汗淋漓的朝着中介走来,自信说道:“经贫道一番后,女鬼已经被我了!”

  中介低头一看,手里拿着一个法宝,在她面前晃了晃,看来女鬼真的被了。

  “看到了吧,女鬼已经被了,这间屋子没事了。”

  中介回头过来对我说道。

  从中介手里拿了钱,一边走一边嘴里说道:“妈呀,这女人对着空气说话,难道屋子真的有鬼,还是溜之大吉!”

  “那好吧,这件事就此作罢。”

  “廖小姐,那我走了。”

  中介离开的时候,并没看到我嘴角上扬起一抹诡谲的笑容。

  中介回到中介后,还津津乐道的跟同事说,自己终于搞定了前些日子的凶宅,还得了一笔小小的。

  “谁这么不开眼啊,居然租到了凶宅。”

  同事好奇问道。

  “就是一个外乡来的打工妹。”

  中介把租赁合同给同事看了看,还有我的具体信息和照片。

  当同事看到我的照片瞬间脸色大变,一字一句的吐道:“前些日子,死!的!就!是!她!”

  “不是吧。”

  “不信你看那堆旧!”

  也许是中早有注定,中介还没走进,一张残旧的诡异的飘到了地上。

  中介看到广东日上最大的标题写着“外来务工人员,4月17日晚上死于出租屋内,死亡原因惊吓过度,排除他杀可能”

  标题下,一张黑白照片印格外显眼,忽然照片一变,我的的双手,掐住中介的脖子,我全部得恨意就在此时,是你害了我,是你把凶宅租给我,我要掐死你,我要你给我。

  突然一到巨响的雷声伴随着中介窒息倒地身亡。

原文标题:凶宅 网址:http://www.caibai.net.cn/guigushi/2021/0217/2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