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五~六)

  王庆历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就出了门,他要去东赵家沟。

  昨天晚上,他从张明家离开后,仔细的想了很多,却怎么也理不出头绪。

  专门给人配阴亲的憨厚侄子,看起来飞扬跋扈咄咄逼人的亲姑姑,因为意外而落水身亡的儿子,给这个普通的小村庄罩上了阴霾。

  事情一眼看上去十分明晰,可王庆历却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东赵家沟的地理还不如张家村,需要翻过两座山,并且全是土。

  听队里的老说,东赵家沟因为国家扶贫的政策也修过柏油马,可拨下来的工程款,层层,到了上就变成了薄薄一层的沥青,运送货物的大卡车走了两回,这条就彻底垮了。

  说来倒是也怪,自从垮了,大卡车也不走这里了,东赵家沟的人背地里骂那些跑卡车的人不得好死。

  可垮了就是垮了,东赵家沟的村长倒是想要再修一条,奈何村子里实在没钱,一提捐款村里的人就闭门不出,最终这条就成了坑坑洼洼的土,只有一两个地方还能看出铺过沥青的影子。

  这条真的不好走,王庆历只能推着自行车前进。

  这时的天空蒙蒙亮,还带着些夜色不肯散去,周围的景色清晰,绿意盎然。

  可惜王庆历没有欣赏的心情。

  就在这时,“乌突突”的声音由远及近,王庆历把车推到边。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辆卡车慢悠悠的开了过来,“吱嘎吱嘎”的声音仿佛老式的火车。

  看来这些运货的车并没放弃这条,只是开始选择更早的出发,而不被村民发现。

  卡车是蓝色的,布满了尘土,看不清本来的样子。

  王庆历站在边上,身体靠着冰冷的石头,石头上的草有些微微的扎人。

  那货车依旧不紧不慢的前进,直到过王庆历身边的时候,王庆历才看清货车上装的是什么。

  王庆历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越走越远的货车,好一会儿回不过神来。

  货车上装的是……棺材!

  黑红色的木料,平滑的棱角,四四方方的棺材稳稳地躺在货车上。

  一根红色的绳子缠绕着棺材,缠绕的方式对称且富有规律。就仿佛怕棺材里的人突然坐起来。

  可是棺材里的哪里是人?

  王庆历的大拇指搓了搓食指,微微的麻热使他略微。

  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苦笑起来,真是被传染了,怎么突然就开始想这些有的没的。

  只是正常的运棺材的车罢了,绑着绳子是防止途颠簸,棺材掉了罢了。

  虽然国家要求死者全部火化,火化后是要装在骨灰盒里的。但是村子里的老人仍旧想要一个棺材,哪怕是把骨灰盒装在棺材里。

  这也许和配阴亲是一样的,是习俗一样存在的。

  王庆历继续的上了。

  上这个词可真不是个好词。

  太阳渐渐从地平线上升起,不甚明亮的却代表着无限的希望。

  可惜太阳没能给带来希望。

  哦,也包括的使者—-王庆历。

  王庆历到东赵家沟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村长说,赵芳家两口子去张家村找张明去了。

  “他们是去找张明配阴亲吗?”

  村长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盒中华烟,要给王庆历。

  王庆历连连摆手,表示自己不抽烟。

  村长把烟收了起来,叹了口气,在王庆历的询问下说起了赵芳的故事。

  赵芳的丈夫叫做赵万峰,两人是表兄妹,当时相爱的时候遭到了两边家长的强烈反对。

  主要的原因还不是因为两人的亲戚关系,而是因为他们俩这两支的恩怨由来已久。

  因着爷爷辈的兄弟阋墙,赵芳的父亲在那个特殊的时期,举报了自己的堂弟,也就是赵万峰的父亲,说他们家是地主。

  那个年代,若是被扣上地主的帽子可是不得了。

  名副其实的地主都受不了,况且赵万峰的家里穷的叮当响,再加上每日被拉着上街,遭人,于是赵万峰的父母双双。

  那时候,赵万峰才五岁,没有人想接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

  好在村子里的人可能也觉得是自己逼死了赵万峰的父母,于是时不时的给赵万峰一口吃的,赵万峰就这么磕磕绊绊的长大了。

  偏偏他长大以后和赵芳好上了。

  这一下整个村子都炸了锅。

  赵芳的父亲相当于间接的害死了赵万峰的父母,所有人都说这是赵万峰为了报复,才和赵芳好的。

  可是赵芳听不进去,她一头扎进了名为爱情的甘泉中,泉水汩汩涌出,带着她的心剧烈跳动。

  赵芳的母亲什么方法都用了,可赵芳就是不愿放弃,甚至在没办婚礼的时候,就搬着自己的东西跑到赵万峰那里住了。

  赵芳的母亲实在没办法了,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赵万峰没有让赵芳失望,他们过得很幸福。

  直到不久前,赵芸芸了。

  赵芸芸是在赵万峰和赵芳的下长大的,她与普通的村里的女孩子一点儿也不一样,她十指不沾阳春水,长得不算好看,却很白。

  尤其是,赵芸芸念书也好,甚至一读到了研究生,这是全村的骄傲。

  可是在她上研究生的第二年却突然了。

  村里的人旁敲侧击的问赵芳原因,却被赵万峰拒之门外。

  最终不知怎的突然就决定要给赵芸芸配阴亲。

  村长唏嘘不已,拉着王庆历要留他吃午饭。

  王庆历不好意思的了,他必须快点去张家村。

  谁知道赵芳会不会为了给赵芸芸找一户“家”,就和张明串供呢?

  王庆历没发现,他已经在潜意识里觉得张明跟彭子龙的死亡有关系了。

  赵芳和赵万峰是坐着卡车来的,卡车上装的是棺材,赵芸芸的尸体就在里面。

  如果王庆历在这里肯定一眼就认出来,这辆车就是他早上碰见的那辆。可惜,他错过了这辆车,也就错过了整个冥婚的仪式。

  这天的张明起的很早,他光着上半身,在院子里洗了个凉水澡,秋风呼呼的吹,他仿佛没有感觉。

  张明开始布置仪式要用的东西。

  一个看不出材料的桌子,一块蒙在桌子上的白布。

  然后,他从鸡舍里逮了一只鸡,手起刀落,鸡连声音都发不出便咽了气,他揪着鸡的脖子,取了一碗鸡血,然后将鸡血洒在白布上,抹均匀。

  周围散发着血的腥甜味儿,风卷着叶子“呼啦啦”的四散飞去。

  张明站在风中,对着这块被鸡血染红的布嘴里念念有词。

  他的声音很小很细,仔细的听,他说的是:

  “今日奈何桥前见,成就好事摆喜宴。

  不羡不羡仙,只为慈母心一片。

  阴兵借道莫上前,列位鬼仙请寿延。

  他日上见,也算姻缘自留念。”

  这是周先生教他的,张明真的很有天赋,周先生只说了一遍,他便记住了,可他又继续说了下去,这就不是周先生教的了,他说:

  “罗斯福诶少气我如瑟吉欧诶丰厚的可能爱睡懒觉蝶儿饥饿酸二甲问你辛苦了时空陪哦飞机哦屁话哦如图是咯无电话费熬时间儿科……”

  他还说:“是尅欧冠基调熟面孔二货犯快消品帕尔及死哦飞机文趴会搜平稳覅惹急死哦急诊科女服可是覅胡归回啊……”

  阴风阵阵,血水沾满了白布,一个配阴亲的人,连香都没点的时候,嘴里冒出好多好多中文字,这些字连在一起毫无逻辑和道理,可他说的认真。

  你能听懂他在说什么吗?

  幸好你听不懂。

  如果你懂了,那害怕的就变成张明了。

  张明的嘴一开一合,蠕动着,直到空气中的味略微散去,他才闭上了嘴,开始准备香、蜡烛、纸,他还准备了一根红绳,不粗不长,在阳光下闪着妖异的色彩。

  赵芳和赵万峰是对配阴亲的张明很是地,不仅拿来了几沓现金,还按照张明的要求准备了赵芸芸生前穿的衣服和用的梳子,以及一大碗血。

  张明面对赵芳和赵万峰的时候,腼腆的手足无措,手忙脚乱的把赵芳和赵万峰准备的东西接了过来,嘴里一个劲儿的表示感谢。

  可他越说的客气,赵芳的表情就越苍白,眼睛里还闪着惊惧的色彩,赵万峰更是弯着腰驼着背,差点儿把身子低到泥土里。

  这对儿命运多舛的夫妻,因着女儿的死亡,神色憔悴,满面愁容,但是面对张明的时候,还是硬生生的挤出微笑。

  “叔,婶子,你们先坐。半个小时后仪式开始,一旦我开始仪式,中途绝对不能停,也不能打扰,否则就会失败的。”

  “好好好,没问题……”赵芳连连答应着,眼角的皱纹诉说着凄楚,“那个……”她欲言又止,清减的脸上露出些为难,她怼了怼赵万峰。

  赵万峰硬挤出笑容,牙花子都露在外面,说道:“您看,我们能不能先见见……”

  “你们想见男方?”张明的神色一下子变了,与刚才慌张的腼腆小伙子仿佛不是一个人,他直勾勾的盯着赵芳和赵万峰,眼睛深邃而。

  “啊……其实,不、不见也……”赵万峰额角冒出了冷汗,低下了头颅,不敢和张明对视。

  张明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可以。”

  张明领着二人进到里屋,屋里的纸人靠着墙直挺挺的站着,赵万峰和赵芳都没敢仔细看,只觉得那纸人的眼睛怪异极了,红色的,似乎下一刻就要滴出血来。

  “现在也不兴盲婚哑嫁了,人都有,鬼也有鬼权,若是芸芸不同意,也好有个挑选。”张明的语调很平静,仿佛在说今天吃了几碗饭。

  可跟在他身后的赵芳却是吓得差一点叫出声来。

  她看见了什么?

  在这个长年锁着门的小间里,白色的蜡烛错落有致,整个屋子亮的,可就在这种明亮下,密密麻麻的全是照片,黑白色的遗照,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甚至还有穿着时候衣服的。

  不显的间却让人打心里的发毛,越是看得清楚越是觉得浑身难受。

  赵万峰扶住了赵芳,轻声安慰她,没事的。

  在这密密麻麻的遗照中,甚至有几个赵万峰和赵芳都认识的人。

  突然,赵万峰的眸光一闪,他看着最后一排的遗照若有所思。

  从小间里走出来以后,赵芳就不敢再看张明的眼睛了,只躲在赵万峰的身后,脸色惨白。

  赵万峰却突然叫住了张明,他的腿抖着,他的眼睛闪烁着,他焦黄的牙齿藏在嘴里,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张明,说道:“,我姑娘喜欢这个人……”

  赵芳一下子明白了赵万峰想干什么,她张了张嘴,最终沉默了下来。

  张明似乎毫不意外,也没去接那张照片,直勾勾的盯着赵万峰的眼睛,说道:“你可想好了?,轻则重病缠身,重则……几条命都不够你丢的!”

  赵芳一听这个话,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跪在地上,给张明磕起了头:“,求求您了,这是芸芸最后的心愿了……”

  赵万峰也跟着跪了下来。

  张明冷冷的看着他们,意味深长的说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只是这事儿我是万不能同意的,你们以为……周先生是怎么死的?不过……倒也不是毫无法子……”

  赵万峰心里一惊,依旧跪在地上,硬生生的挤出个笑脸,央求道:“还请指条明吧……”

  “罢了,罢了,我有一法子,等到冥婚结束,便可留你们的女儿,与你们生活,但是……”

  赵芳听着,赶忙从怀里掏出一张卡,这是他们夫妻俩攒了一辈子的钱,她毫不犹豫的给了张明。

  张明却摆摆手,说道:“这等俗物我也不需要很多,我要的是……”

  张明说完,夫妻俩神色一变,有些的沉默了。

  张明说道:“此事确实是大事,倒也不急,你们考虑考虑吧。但是冥婚之后七天内给我回复,不然就来不及了。”

  【未完待续】

原文标题:《冥婚》(五~六) 网址:http://www.caibai.net.cn/guigushi/2021/0223/3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