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泪

  每个人都希望在自己这,会有一段美好的人生,但不一定如愿。

  行知中学是一所远近闻名的贵族高中,近十年来,升入重点大学的人数,位列本省第一,成为众多学子的圣地。

  高二六班,高二最精英的班级,每月都会进行一次考试,采用末尾淘汰制,谁学习不好谁滚蛋,这样本年级结束后,留下的是尖子中的尖子。一般少有新的血液补充,但这天班主任奚文泽,领着一个形容美好的女生进了教室,她叫苏宁。

  任课的老师问了几个难题,苏宁对答如流,老师感叹果然有两把刷子。

  感受着老师和同学们的敬佩目光,苏宁礼貌地笑了笑。

  “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梦想,究竟涅盘……”

  课是行知中学的精品课程,习了佛法静心明神,再学课本内容事半功倍。讲课的奚文泽,一身素衣,面容恬淡,真有的韵味:“我们人之所以恐怖,是因为无法预知未发生的事,无法自己以及身边的事物。看破一切法不可得,万法,不会因为迷茫而恐怖……”

  大家按照奚文泽老师的指导放松,祛除。

  下课前夕奚文泽表示,结合瑜伽,能够帮助大家再度集中注意力,目前只选十个学生培养,看看效果如何。大家一听要占用时间,生怕落了名次,小部分的女生举了手。奚文泽点了十个,其中就有苏宁。

  夕奚文点了点头,笑容中有着丝丝异样。

  “我跟你说,奚老师很有魅力吧?”课间,一个女同学跟苏宁说:“可惜,他已经结婚,还有了孩子。”

  苏宁也觉得可惜,像奚老师这样有正念的人如今不多了。

  次日开始,奚文泽带着十个女生瑜伽,活动室里的挂了一张的像,身色紫金,头顶有肉髻,而颈上有圆光相。在圆光之中,有诸位化佛,他们法相庄严,一切的庄严佛事。

  “刚开始可能会觉得难受,只要下去,静心就会有效果。”奚文泽温和说道。

  一旁置放着机,记录着学习的过程。四五天下来,女学生们觉得累又花时间便走了一半,最后只余苏宁一人。

  “苏同学,想走就走吧,反正……”奚文泽没说出失败二字,但是结果已经表明。

  “老师,我觉得这些天的,发现自己更容易调动注意力,你教得没错。”

  奚文泽一喜,怔怔地看着苏宁,傍晚的余晖映在这个美好而又的女生脸庞上,她有着一种异样的美,他不住想要吻一吻……

  墙上挂的画像,十指捏印,目光柔软平和,静观正在升温的师生情。

  这日,苏宁当先走进多教室,身后的奚文泽关上了门,他迫不及待的从后面抱住苏宁。

  “你不怕有人进来吗?”

  “别担心,这是我们的私人地带。”此时的奚文泽像是的野兽,在苏宁身上亲吻,苏宁一把推开他,眼中有些厌恶:“我怀孕了,三个月了,你打算怎么办?”

  奚文泽笑道:“诊所和费用,我给你安排好了,没事,痛一小会儿就好。休学后,不影响后年高考。”

  “呵呵……”苏宁没想到奚文泽如此,悲愤之下开跑了出去。

  夜深人静的夜晚,她独自冒雨来到偏僻的诊所,躺到冰冷的床上时,外面的雨声渐渐的、渐渐的弱了。

  似昏迷又似之际,她感到一阵阵的疼痛,恨意随着愈发强烈,恨不能亲手将奚文泽千刀万剐。

  “你恨他,我也恨他!”

  “没错,还有我,那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他必须死,我才能离去!”

  一个个声音传入苏宁的脑海,她隐约看见几个面色惨白,目中有恨的女生,她们浮在半空当中,似乎不是活人。

  苏宁能够感到彼此对于奚文泽的恨意,既然如此不如联手,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残的弧度:“好,我们合力,将他推入深渊!”

  “老婆,我好饿呀,你今天做了什么好饭?”

  临近年关,学校的事务明显比往常多了,奚文泽晚上九点才到家。然而,一进客厅他见到了最不应该出现的人——苏宁。

  休学一段时间后的苏宁,像个没事人一般,笑着站了起来:“奚老师,你回来了。”

  奚文泽的太太一旁表示,苏宁是个好孩子,特意带了礼物上门来看望。奚文泽皮笑肉不笑,见太太、女儿和苏宁打成一片,眼里不免有了阴郁。

  送客时奚文泽把苏宁叫到一旁,直接递过手机,苏宁接过点了点,手机便播放两人在瑜伽教室里亲热的视频,她安静地看着视频,不发一言。这份镇定反倒把奚文泽吓住,他夺过手机:“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以后互不打扰,甚至……我可以让你让当班干部。”

  “班干部?”苏宁冷冷地笑了,“不,咱们的故事刚刚开始,请你好好看下去!”

  最近苏宁和奚文泽的太太、女儿走得很近,尤的女儿奚清清和苏宁,两人年纪相差不大,苏宁又主动她的功课,两人就如好闺蜜一般。

  奚文泽急了眼,他左右,苏宁油盐不进。

  这日,苏宁来到奚文泽家中,撞见奚清清和一个男青年衣衫不整的样子。

  见是苏宁,奚清清明显松了口气。苏宁笑了笑:“放心吧,奚老师不会知道的。这是你的男友吧?”

  “不是……”

  “对的!”这话是男青年说的。

  苏宁看了看他们二人:“你们这样做不对,万一清清的父母见了会起误会,你们学习交流最怕打扰,我倒有一个好的地方推荐。”

  奚清清和男友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学校多教室,奚文泽一进来就说:“你干什么?我在开会好吗?接二连三打我电话,主任很不高兴的!”

  “别急!”苏宁有序地操作着电脑,银幕上显出一个画面来,奚文泽瞪大了眼睛,这是实时传输的视频:他的女儿奚清清和一个陌生的男青年赤身,正在发生男女之间最亲密的行为。

  “你!”奚文泽头脑发蒙,复又深深吸了一口气,手颤抖着打女儿的电话,熟悉的响起——苏宁晃了晃手机,奚清清的手机在她这儿。

  “哈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没错没错,让他也感受下被糟蹋的滋味!”

  “他这么色,女儿被人睡了,他会怎么想?好好玩呀!”

  苏宁的口中发出不同的声音,腔调完全不同,好像是三五个人在说话。

  奚文泽的眼中满是恐惧,不敢相信地看着苏宁。

  “奚老师,你之前那么喜欢我的身体,现在是不是已经忘了我是谁?”

  “肯定是的!他喜欢的是你的,怎么会记住你的人呢?”

  “没心没肺,对,他就是色鬼,披着人皮外衣的色鬼!”

  奚文泽掏出戴在胸口的,双手:“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紧跟着,玉上的大放光华,苏宁捂着头,痛呼不止。

  “住手!不顾你女儿的名声了吗?”苏宁咬着牙,“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不仅你身败命裂,你女儿也要清誉尽毁!”

  奚文泽快速闭上了嘴。

  “哈哈,这就对了。”苏宁笑了一阵,才说:“你把那些奸同学的视频留下,我们就把你女儿的告诉你,咱们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半个小时前。

  华彩大街的东福宾馆,606,十分吉利的数字。

  苏宁早已设好了局,间里装着隐蔽的网络摄像头,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么顺利便把奚清清和男友二人带来。

  她把二人引到间,说:“这里优雅,周围也很安静,不再有人打扰到你们的学习。对了,清清,我借你手机用一下。”

  奚清清依言把手机递了过来,苏宁拿着手机说:“我有事得出去一下,可能需要一个多小时。”

  出了酒店,苏宁露出一个的笑容,马上打电话给奚文泽,约了学校的多教室见面。

  “快去吧,小心晚了怀上,哈哈……”

  这话言犹在耳,奚文泽这一车开得飞快,轧线、闯红灯一样没少,快到华彩大街时堵了车:“该死的!该死!”

  一刻钟后,他赶到东福宾馆606间,一脚踹开了门,看到女儿依在男青年怀里,他上前左右开弓,狠狠扇了男青年。

  见是父亲闯来,奚清清面无血色,直到父亲催她穿衣,她才回过神来,随后神色慌张地逃了出去。宾馆门口她碰到了苏宁,苏宁递过她的手机:“清清,你不用惭愧,这全赖你父亲的遗传,你看看奚老师做过的事吧。”

  奚清清接过手机,只见父亲正在与女生做那些龌龊的事,众多视频当中,她还看到了苏宁。瞬间,她感到世界观崩塌了,一向温文尔雅的父亲居然有这样的一面,热情开朗的苏宁居然是者……

  “苏宁,你害得我们还不够惨吗?竟然还有脸出现,看我怎么你!”奚文泽就要动手,奚清清拦住,并把手机塞给了他,尔后哭着跑了。

  奚文泽只看了一眼,顾不上与苏宁算账,赶紧去追女儿,紧接着他大叫道:“清清,快停,前面有车!”

  意识混乱的奚清清,哪里会听父亲的话,跑到的她,被驶过的汽车撞飞,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巧合的是,奚清清的鲜血溅在父亲的车里,有几滴血落在车里的脸庞,就如慈悲的落了,悲悯!

  不日,奚文泽因为网上疯传的女学生的事情被警方调查,很快便进了。

  苏宁笑了,笑得很开心,这全赖她的努力。不,准确地说,是依附在她体内的不甘的鬼魂出的力。这些人生前遭过奚文泽的,打胎后因痛苦和,而。

  人流那天,苏宁的恨与她们的恨共振,因此她们附身苏宁,出谋划策,合力将奚文泽推入无尽的深渊。

  苏宁和鬼魂们大笑:“,!在等着你奚文泽——你的惩罚才刚刚开始,后面会让你更加享受!”

原文标题:有泪 网址:http://www.caibai.net.cn/guigushi/2021/0223/3617.html